新聞專題 > 綜合類 > 正文
青島冠狀病毒肺炎平台

山東:信貸“輸血”產業 產業“造血”扶貧

2020-10-27 15:23 來源:大眾報業·大眾日報
分享到:

信貸“輸血”產業產業“造血”扶貧

山東創新金融扶貧,貧困户納入產業化經營鏈條,產業扶貧貸款餘額佔扶貧貸款八成多


生產經營4500元、低保9960元、殘疾人生活補貼1155元、養老金1536元……共20項合計30844.4元。7月22日,菏澤市牡丹區蔡莊社區村民蔡中飛向記者展示了這張從2018年10月到2019年9月的家庭收入賬本。

蔡中飛家有5口人,妻子和兩個孩子均患疾病需要人看護,上面還有94歲的老母親。蔡中飛平時出不了遠門,只能在家以種地為生,但僅靠幾畝地很難養活一家五口。

“這些年,日子是越過越好。”蔡中飛的喜悦之情溢於言表——賬本最後一行6168.88元的人均年收入,意味着蔡中飛家已經實現脱貧。

“老病殘”特殊羣體和“沂蒙山”“黃河灘”深度貧困地區,是山東扶貧攻堅的重點領域,同時也是長期以來金融扶貧的薄弱環節。

脱貧攻堅離不開融資支持。人民銀行濟南分行行長周逢民介紹,早在2017年我省開展扶貧融資需求摸底時就發現,上述羣體本身的融資需求較低,很難通過貸款支持實現脱貧。因此,山東創新性地提出了“造血式”“開發式”金融扶貧,讓金融扶貧與產業扶貧、就業扶貧緊密結合,通過“扶持一個扶貧主體、支持一個扶貧項目、帶動一個扶貧產業、輻射一片貧困農户”實現脱貧。人民銀行濟南分行加大向菏澤、臨沂等重點區域政策傾斜,明確扶貧主體每帶動1名貧困人口就業,金融機構可按5萬元的標準發放財政貼息的優惠利率貸款。

蔡中飛家賬單上的“打工”一項,一年能有4400元。蔡中飛説:“現在我基本不種地了,蔡書記流轉了我的土地,還讓我在林場打工,方便照顧家人。”

“蔡書記”名叫蔡忠建,是蔡莊社區黨支部書記,同時擔任菏澤市森豐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經理。7月22日下午,記者來到佔地600餘畝的森豐苗木,林場裏苗木蒼翠、綠樹成蔭,共種植白蠟、國槐、法桐等近8萬棵。

“我能發展到今天這個規模,多虧了當初菏澤農商銀行的扶貧貸款。”蔡忠建介紹説,2016年11月,森豐苗木獲得了由菏澤農商銀行提供的20萬元貸款,成為第一批獲得扶貧信貸資金的經營主體。

森豐苗木藉助扶貧貸款發展的過程,同時也是其帶動貧困羣體就業增收的過程。這方面,蔡忠建也有一個賬本,上面記錄着三筆賬:

第一筆是“省錢賬”。扶貧貸款並不是森豐苗木獲得的第一筆貸款,但之前的貸款利率較高,不僅審批條件多,額度還低。菏澤農商銀行發放的扶貧貸款不僅由政府全額貼息,還可以兩年內循環使用。“幾年下來,光利息就省下了十多萬元。”蔡忠建説。

第二筆是“發展賬”。為適應市場需求,蔡忠建曾幾次想擴大森豐苗木的種植規模,但每每因為資金問題而擱置。2016年以前,種植規模一直在五六十畝上下。20萬元的扶貧貸款到位後,規模飛速擴張,目前已達600餘畝。

第三筆是“扶貧賬”。合作社前前後後僱用了貧困户89人,按日計工資,每人每年收入4000-5000元。對區域內最困難的4户貧困户,專門與對方簽訂了扶貧勞動合同,承諾優先為其安排工作,蔡中飛就是其中一員。此外,森豐苗木規模擴張所需要的大量流轉土地,蔡忠建也優先從貧困户中挑選,並提供比市場價多出200元的土地流轉費用。記者瞭解到,目前該社區內貧困户已全部脱貧。

從蔡中飛的“脱貧賬”到蔡忠建的“扶貧賬”,背後是銀行、政府、市場協同推進的扶貧開發新格局——以信貸“輸血”產業,再由產業“造血”扶貧,最終形成金融扶貧的長效機制。

對此,山東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黨委書記、理事長孫開連有着深刻認識:“增強扶貧主體帶動貧困人口脱貧的積極性,必須通過創新扶貧信貸產品,促進扶貧主體與貧困户建立利益聯結機制,採取僱傭幫扶、訂單幫扶、土地託管等方式,把貧困户納入產業化經營鏈條,幫助貧困羣體持續增加收入。”記者瞭解到,山東農商銀行作為我省農村金融服務“主力軍”,近兩年在實踐中探索出了“金融+合作社+貧困户”“金融+家庭農場+貧困户”等方式推動精準扶貧。截至6月末,全省農商銀行累計發放扶貧貸款223億元,其中小額扶貧貸款20.4億元,佔全省金融機構的85.7%,惠及47.6萬貧困人口。

自2015年至今年6月底,我省已累計發放金融精準扶貧貸款1437億元,累計支持貧困户144.2萬人次。6月末,全省金融精準扶貧貸款餘額594億元,其中產業扶貧貸款餘額491億元,約為2015年末的8倍,佔全省扶貧貸款總額的八成以上。此外,對於有勞動能力、有致富願望、有生產經營項目、有信貸需求並符合信貸條件的“四有”貧困羣體,以及符合信貸條件的扶貧生產經營主體,我省100%實現了應貸盡貸。

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© 集運版權所有 集運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註冊營銷服務郵箱